e data-v

神圣罗马帝国(962-1806年),由萨克森家族的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建立。

帝国初期为正常的统一国家;但是它在历史上的的大部分时间,是一个“徒有国家之名”,实际由数百个更小的“公国、侯国、伯国、自治城市、主教国、教会领地”组成的松散政治集合体,帝国内的这些政治实体都具有相对独立的主权。

因此,帝国早期是由拥有实际权力的皇帝来统治,中世纪时演变成仅仅承认神圣罗马皇帝为最高权威,皇帝需要七大选帝侯选举而非世袭;在帝国中后期,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通过皇室联姻和金钱贿赂长期垄断神圣罗马帝国皇位长达400年之久,奥地利的首都维也纳也成为帝国的实际上的首都(神圣罗马帝国没有法定首都)。

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被法兰西帝国的拿破仑一世强制解散,原本的神圣罗马皇帝退位并转移皇位至奥地利帝国。

919年,萨克森公爵捕鸟者亨利被选举为东法兰克国王,此时,已经有了德意志王国的俗称(拉丁语:Regnum Teutonicum)。但这仅仅是俗称,并没有出现在正式的文件上,正式的国号仍是东法兰克王国。

962年,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加冕为罗马皇帝,建立罗马帝国(德语:Römische Reich)

1157年,皇帝腓特烈一世在国号前面加上“神圣”,强调其神圣性,反应了他对意大利和罗马教皇的野心,国号改为神圣罗马帝国(德语: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

1512年,在科隆的帝国议会后,因为失去了大量非德意志的领地,于是将国号改为德意志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德语: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

法国哲学家伏尔泰在1756年的著作《论各民族的精神与风俗·第70章》,谈到了这个国名,他讽刺地说:“这个被称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家伙,既不是神圣的,也不是罗马的,更不是一个帝国。”

早期的帝国内部,拥有四顶王冠:德意志、意大利、波西米亚、勃艮第。我们也可以看成,帝国是由这四个王国组成:

德意志王国(962年加入):位于今德国、荷兰、卢森堡、瑞士、列支敦士登、奥地利。前身是843年,查理帝国三分后的东法兰克王国。此时东法兰王国境内有四大公国:萨克森(萨克森人)、弗兰肯(老法兰克人)、士瓦本(阿勒曼尼人)和巴伐利亚(巴伐利亚人)。919年,萨克森公爵捕鸟者亨利当选为东法兰国王。他将国号改为德意志王国。936年,捕鸟者亨利的儿子奥托一世即位。951年,奥托一世征服意大利。962年,奥托一世在德意志、意大利两国基础上成立神圣罗马帝国。从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兼任德意志与意大利两国国王,成为定制。直到帝国灭亡,七大选帝侯之美因茨大主教,还是名义上的德意志王国相。

意大利王国(962年加入):位于今意大利北部。前身是568年,伦巴底人建立的伦巴底王国。774年,法兰克人击败伦巴底人,在原地建立了意大利王国,为查理帝国的分封国。843年,查理帝国三分后,中法兰克王国继承皇-冠,以意大利为主体,加上洛林与勃艮第。855年,中法兰克王国再次三分(意大利、洛林与上勃艮第、下勃艮第),意大利王国彻底独立。但由于意大利的加洛林王室传承绝嗣,意大利王国迅速衰弱,王位更替频繁,最终在951年,被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夺取了意大利王冠。962年,奥托一世在德意志、意大利两国基础上成立神圣罗马帝国。从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兼任德意志与意大利两国国王,成为定制。直到帝国灭亡,七大选帝侯之科隆大主教,还是名义上的意大利王国相。

波西米亚王国(1004年加入):位于今捷克。前身是870年,波西米亚人建立的波西米亚公国。随着波西米亚人的日益壮大,逐渐成为了帝国东北部的边患。1004年,亚罗米尔为了与哥哥波列斯拉夫三世争夺波西米亚公爵位,答应将波希米亚成为神圣罗马帝国藩属诱使皇帝亨利二世支持。亨利二世也为了永久消除波西米亚人给帝国带来的威胁,同意将波西米亚公国纳入帝国内部。1198年,奥托卡一世从公爵升级为世袭国王。因为他支持多位帝国皇帝的皇位争夺战,作为回报,1212年,皇帝腓特烈二世于西西里岛发布金玺诏书:承认波希米亚王位由贵族选举产生,帝国不加以干涉;波希米亚王国可在帝国范围之外,享有独立地位,自铸货币,有权任命主教,并且在帝国境内三百多个大小诸候国中,波希米亚居有首席地位。1437年开始,哈布斯堡家族夺得波西米亚王冠,并在1526年世袭此头衔,这意味着帝国皇帝身兼了第四顶王冠(实际上是第三顶,因为勃艮第王冠已被撤销)。

勃艮第王国(1032年加入):位于今天的法国东南部、瑞士西部、意大利西北部。前身是855年,从中法兰克王国分出来的上、下勃艮第王国(下勃艮第王国又名普罗旺斯王国)。933年,上勃艮第王国吞并下勃艮第王国后,又称阿尔勒王国。本是一个独立国家,但在1032年王室绝嗣后,王位传给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康拉德二世。也许是因为地理位置偏远,阿尔勒王国并入帝国后,并不受到重视。1254年,皇帝康德拉四世死后,勃艮第王冠被撤销,意味着勃艮第王国被解散。该国领地的大部分,后世被法国蚕食。但是直到帝国灭亡,七大选帝侯之特里尔大主教,还是名义上的勃艮第王国相。

由此可见,德意志、意大利、波西米亚、勃艮第这四个王国,德意志、波西米亚、勃艮第三个都是挂名的,并没有真正的具有实权王国政府。唯独波西米亚王国,是帝国内部真正独立的,具有实权的王国。

1453年,皇帝腓特烈三世,将自己的奥地利公爵,升级为奥地利大公。从此,意味着奥地利大公国,成为了帝国唯一的大公国,凌驾于其他公国之上,仅次于波西米亚王国。

神圣罗马帝国,如果按照爵位等级,自皇帝(Kaiser)以下,只有一个真正的国王(König),就是波西米亚王。紧接其后的是奥地利大公(Erzherzog)。其次才是其他的公爵们。

公爵(Herzog)是帝国最重要的诸侯。起源于日耳曼各支军队的指挥官,也就是各大部落的首领。后来,公爵演变为君主在各地区的王权代表。

公爵以下,是一系列基本平级的爵位:主权亲王(Fürst)、边疆伯爵(Markgraf)、封邦伯爵(Landgraf)、行宫伯爵(Pfalzgraf)、自由伯爵(Freigraf)。这些爵位,大部分都以伯爵(graf)后缀,因为它们都是从较大伯爵发展起来的,渐渐的可以管辖更多的小伯爵,从而可以看成是较小的公爵了。因为它们比伯爵大,比公爵小,按照中国习惯,翻译为侯爵。其实,帝国的侯爵,虽然爵位比公爵低,但是权力和公爵一样。无论公国还是侯国,都是由许多伯国组成。

侯爵以下,是伯爵(Graf)。伯国以下的封建领地,自主权比较少。伯国开始,拥有较大的自主权。所以,伯国是帝国最基础的组成单位。伯国的英文单词county,也可以翻译为“县”。也就是说,在欧洲人眼里,一个县,以前就是一个伯爵领地。

这里再格外说一个爵位,也叫大公(Großherzog),它与奥地利的大公(Erzherzog)不是同一个词,只是中文翻译一样。大公(Erzherzog)意为“公爵之首”;大公(Großherzog)意为“大的公爵”。大公(Großherzog)是1806年,法国灭亡神圣罗马帝国后,帝国内部的诸侯国,就成了各自独立的国家。于是,较大的公国就纷纷自称大公国。我们可以把大公国,看成是公国在帝国灭亡后的独立版。最显著的代表就是卢森堡大公国。卢森堡是持续到今天仅存的大公国。今天欧洲其他三个被中文翻译的大公国:安道尔、列支敦士登、摩纳哥,实际上国家君主的头衔,都只是主权亲王(Fürst),也就是说,这三国实际上只是侯国,爵位级别远比卢森堡低。

Römisch-deutscher Kaiser: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他是帝国史上最重要的皇帝之一,他发布了黄金诏书,奠定了帝国由大诸侯组成的格局。

Römisch-deutscher König:罗马人民的国王,也叫德意志国王。这是皇帝的两顶附属王冠之一。

König von Italien:意大利国王。这是皇帝的两顶附属王冠之一。

König von Böhmen:波西米亚国王。这是他最重要的爵位。因为波西米亚王国,才是他可以掌控的最大领地。

Markgraf von Mähren:摩拉维亚侯爵。这是波西米亚国王的附属爵位。摩拉维亚侯国,是波西米亚境内的封地。

Graf von Luxemburg:卢森堡伯爵。这是祖传的爵位,也是家族的根本。他们家族世代繁衍在卢森堡,史称卢森堡家族。1353年,他将卢森堡伯爵传给儿子,同时升级为公爵。1815年,拿破仑战争后,卢森堡公爵再升级为大公爵,一直流传到今天。

神圣罗马帝国的审议与立法机构是“帝国议会”。但除了帝国议会外,几乎没有其他的正式帝国行政机构。

帝国议会起源于查理帝国时期的“宫廷集会”:皇帝组织大贵族们不定期的会谈。有史可载的第一次会议,777年查理大帝在帕德博恩召开。

919年,在弗里茨拉尔召开的会议上,东法兰克王国的各位公爵选举了捕鸟者亨利为第一任德意志国王。

1158年,远征意大利后,隆卡格利亚会议,决定了帝国中央集权的持续衰弱及地方诸侯的实力增长。

1193年,施派尔会议,审判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理查一世在十字军东征回程途中被皇帝亨利六世抓住),让英国王室以四年的收入,赎回自己国王。

1356年,纽伦堡会议,皇帝查理四世颁布了“黄金诏书”,奠定了领地主权(德语:Landesherrschaft)的原则,即各领主大公对其领地拥有极大程度的自治主权,帝国皇帝由七大帝选候选举产生。从此之后,帝国议会就已经渐渐的失去其作用。

以上这些皆非官方定制的议会,直到1489年,“宫廷集会”(德语:Hoftag)才正式定名“帝国议会”(德语:Reichstag)。并且在其中分为不同的议事团(德语:collegia)。议事团一开始只有两团,分别由各选帝侯及其他公爵与亲王们组成。稍后,各帝国自由城市也在议会中被接纳成为议会中的第三个议事团。

1495年,沃木斯议会,颁布了帝国改革法案,试图对帝国进行改革并避免帝国解体,然并卵。

1507年,康士坦兹议会,承认神圣罗马帝国的统一性,并且成立了帝国法院。

1555年,奥格斯堡议会,停止帝国内战,正式允许路德宗和天主教共存于帝国。

帝国议会的招开地点不停变换,直到1663年于雷根斯堡招开永久议会后才保持于固定地点举办,直到帝国灭亡。

选举德意志君主的制度源自于古日耳曼人时期的选举部落首领风俗,后被法兰克人继承并保留下来。随着法兰西王国王权的加强,王位世袭制取代了选举制,惟德意志仍然保留了国王选举制。任何拥有自由身的人都能参与选举国王,但投票权仅限于那些有地位和名望的贵族。一小部分诸侯在1125年的罗马人的国王选举大会上支持萨克森公爵洛泰尔,洛泰尔以承认他们的地位换取他们的支持。不久,国王由特定人选举产生的制度被确立下来,一个由部分诸侯组成的专门团队握有选举权。选举团在1152年和1198年两次被提及。来自于教宗乌尔班四世的一封信建议实行古老的法则,罗马人的国王应由七个诸侯选举产生。他们是:

四个世俗诸侯:波西米亚国王、莱茵兰-普法尔茨侯爵、萨克森-维腾堡公爵、勃兰登堡侯爵。

三个大主教的教区是德意志境内最古老和具有权势的主教教座,自东法兰克四大公爵时代就承袭重要职务。四大世俗诸侯则代表东法兰克王国时期的四大民族:法兰克人(弗兰肯公国)、萨克森人(萨克森公国)、施瓦本人(施瓦本公国)、巴伐利亚人(巴伐利亚公国)。弗兰肯公国和施瓦本公国在13世纪时已灭亡,莱茵兰-普法尔茨侯爵和勃兰登堡侯爵分别成为了此两国的继任者,而阿斯坎尼家族的萨克森公国因诸子继承而分裂为数个以萨克森为名的小公国,其选侯席位则由主支萨克森-维腾堡公国获得。

1356年,卢森堡家族的查理四世皇帝为了谋求诸侯对其子继承王位的承认,在纽伦堡制订了著名的“黄金诏书”,正式确认大封建诸侯选举“罗马人民的国王”的合法性。诏书以反对俗世的七宗罪为宗教依据,确立了帝国的七个选帝侯(德语:Kurfürst)。他们分别是三个教会选帝侯:美因茨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特里尔大主教,和四个世俗选帝侯:波西米亚国王、莱茵-普法尔茨侯爵、萨克森-维腾堡公爵、勃兰登堡侯爵。七选侯选举出来的人只能称“罗马人民的国王”,只有经过罗马教宗加冕后的“罗马人民的国王”,才能使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头衔。

选侯团中成员和数量在17世纪前一直没有变化。1621年,普法尔茨选侯腓特烈五世在波西米亚战争后被皇帝斐迪南二世废黜选侯资格,斐迪南二世将选侯转赐其表亲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但未允许其子孙继承选侯;在1648年战后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中,莱茵-普法尔茨伯爵被重新授予为选侯,巴伐利亚公爵依然保留选侯席位,但普法尔茨选侯的地位和权利低于其余七位,在八位选侯中居于末位。至此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长幼两系都跻身选侯行列,双方不再构成潜在威胁。在哈布斯堡家族掌权时,选帝侯常能左右未来继承人的去留,甚至干涉王权。

1685年,普法尔茨-西默尔恩支系绝嗣,普法尔茨-诺依堡支系继承选侯,由于后者信奉天主教,使得选侯中的新教和天主教比例失衡。为了维持选侯中新教和天主教的平衡,皇帝利奥波德一世于1692年授予不伦瑞克-吕讷堡公爵恩斯特·奥古斯特一世选帝侯地位,使得选侯增加到九位,但帝国议会在1708年才予以承认。1706年,巴伐利亚选侯和科隆选侯由于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支持法兰西王国,因此被废黜选侯资格,在1714年后的巴登条约后才恢复选侯资格。1777年巴伐利亚选侯绝嗣,其领地因继承移转于普法尔茨选侯,两者合二为一。

拿破仑在19世纪初期对帝国的进犯导致选侯成员发生了一系列变化。1801年,《吕内维尔和约》割让莱茵河左岸给法国,造成特里尔、科隆选侯权的断绝及美因茨选侯权移转于雷根斯堡大主教。

1803年,帝国议会为符腾堡公爵、巴登侯爵、黑森-卡塞尔侯爵及萨尔茨堡公爵创设四个选侯权,选侯数量达到十位,但此四邦未曾行使权力。根据1805年普雷斯堡和约的条件,萨尔茨堡选侯国并入奥地利,其选侯权由维尔茨堡大公继承。截止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解体,新任选侯从未行使投票权,从未被皇帝确认。

自1618年6月26日至1648年10月29日的三十年战争造成当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很多地区60%的人口消失,最严重的波美拉尼亚65%、最轻微的西里西亚25%。到1648年10月《威斯特伐利亚合约》签订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还剩下人口1000余万。

1800年,帝国大约有2700万人口,其中奥地利人900万,普鲁士人400万,巴伐利亚人350万,萨克森人110万。

从表上可知:帝国最繁华的地区,在佛兰德(今比利时+法国最北部+荷兰南部)。德国上榜的城市并不多,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德国部分,是帝国内部最荒凉的,尤其是普鲁士的核心:勃兰登堡地区(柏林附近)。

帝国官方语言是拉丁语,但也仅仅流行在上层,比如皇室、贵族、教会。在帝国各地区的社会文化中各有自己的语言。

大约在18世纪时,德语才成为帝国通用语言。但即使这样,帝国内部的普通群众,还无法互相顺畅的交流。因为此时还没有诞生统一的德语。

在帝国南部,人们一直使用高地德语(Oberdeutsch),比如奥地利、巴伐利亚、符腾堡等地,甚至哈布斯堡皇室的日常语言都是。

在帝国中部,人们说的是中部德语(Mitteldeutsch),比如萨克森、黑森、图林根等地。

在帝国北部,人们说的是低地德语(Niederdeutsch),比如普鲁士、波美拉尼亚等地。

在荷兰大部及比利时北部,人们说的是低地法兰克语(Niederfränkisch),也就是今天荷兰语(Niederländisch)的前身。

在荷兰北部及德国北海沿岸,人们说的是弗里斯兰语(Friesisch),至今仍是荷兰的弗里斯兰省的官方语言。

马丁路德翻译圣经时(德语新约出版于1522年,旧约出版于1534年),他的翻译实际上是基于一个已经发展出来的早期新高地德语(Frühneuhochdeutsch),这方言是当时最广为人所知的方言。早期新高地德语的时代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中期一个广为人知的标准出现为止,也就是日后统一了德语书写的“标准德语(Hochdeutsch)”。

19世纪起,标准德语在德国境内逐渐取代各地的传统方言,成为了德语的“普通话”。

直到1555年,罗马天主教一直是帝国唯一的官方宗教。皇帝一直是罗马天主教徒。

路德新教在1555年《奥格斯堡合约》中被正式承认,加尔文主义在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合约》中被正式承认。这两个教派是唯一官方认可的新教教派,而其他各种新教忏悔,如再洗礼,阿米尼亚主义等,在帝国内部非法共存。

自16世纪发生宗教改革运动,德意志诸侯一些支持天主教,一些诸侯则支持宗教改革。1526年,德意志内部分支持路德宗的诸侯和城市组成托尔高联盟(Torgauer Bund)。有见于矛盾加剧,神圣罗马帝国议会在1526年作出公告:“在即将召开的大公会议,解决彼此的争端以前,各个诸侯在其所辖的地区,可以自由选择或约束他所愿意的宗教”,以图避免引起内战。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为令天主教和新教双方协议,于是在1530年6月25日在奥格斯堡召开会议。

在1530年奥格斯堡会议上,路德宗提出了《奥格斯堡信条》(Confessio Augustana),由28篇文章组成,这些文章提出了路德教会在积极(论文)和否定(反对)陈述中所认为、教导和承认的内容。 这些论文是21条主要的信仰条款,描述了路德教会所持有的基督教信仰的规范性原则;加上7个对立陈述,描述了他们所看到的对罗马教会中存在的基督教信仰的滥用。《奥格斯堡信条》成为了路德教会主要承认的信仰教条,和宗教改革最重要的文件之一。可惜这次大会还是无果。无论是在诸侯间、诸侯与皇帝、皇帝与教皇间,都出现了复杂而激烈的矛盾。

支持新教与支持天主教的诸侯相互对立,在长期斗争期间曾几度兵戎相见。德意志支持新教的诸侯在1531年组成了施马尔卡尔登联盟(Schmalkaldischer Bund),反对皇帝和天主教诸侯。1546-1547年,查理五世与联盟交战,史称施马尔卡尔登战争(Schmalkaldischer Krieg)。虽然联盟在军力上占优,但其领袖却缺乏能力,并无法在战争计划上达成一致。虽然教宗保禄三世从帝国中撤军并将补贴金减半,在1547年4月24日,查理的帝国军队仍然在米尔贝格战役(Schlacht bei Mühlberg)中击溃联盟军,并俘获了诸多联盟领袖。从理论上来说,三十个城市就此回归天主教,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许多诸侯和改革者逃到了英格兰,并直接对英格兰宗教改革产生了影响。

1548年,查理逼迫施马尔卡尔登联盟接受了《奥格斯堡临时敕令》中的条款。

1550年,查理五世颁布《血腥诏令》严禁任何人刊印、抄写、持有、保藏、出-售、购买、散发所谓异端创始人、伪传教师的文集,更对再洗礼派进行。为扩张世俗皇权的诏令引起教皇和天主教诸侯的不安,故天主教诸侯们组成了反皇帝同盟;而在北方的路德宗诸侯也积极备战,借此反对皇帝干涉宗教信仰。

恰好,法国因为意大利的归属问题,在1551年重新对查理五世开战。1552年,与查理结盟的新任萨克森选侯莫里茨出乎意料的背叛了皇帝,并向皇帝发起进攻,查理五世遭到一系列失利,甚至迫使他逃离蒂罗尔。

《奥格斯堡和约》提出“教随国立”的原则,暂停了内战。和约亦是第一次根据法律正式允许路德宗和天主教共存于德意志。

《奥格斯堡和约》的签订为国内带来短暂的和平,却提升了新教的势力,相对削弱了皇帝的权力。和约所提出的“教随国立”原则(即由诸侯来决定臣民的宗教信仰),不接受者可出卖产业后离境,这虽并没有真正保障宗教自由,却确认诸侯有宗教自由。和约是首次根据法律正式承认新教路德宗在国内的地位,使其势力得到发展。同样因只承认路德宗的地位,忽视其他新教教派的应有权益,这为日后的纷争埋下导火线。由此可见,《奥格斯堡和约》影响了神圣罗马帝国及后的政治和宗教发展,也成了引发三十年战争各种争端的根源。

三十年战争结束后,1648年10月24日签订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重申,1555年的《奥格斯堡和约》继续有效。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